1. 主页 > 两性故事 >

叔叔加油再深点,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

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,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

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

冰蓝色水手裙下,浑圆翘臀展露。

 

文学

 

吴宝库下意识吞了吞口水。

 

 

她本以为王瑶瑶的皮肤就够白了。

 

 

可郭雪这萝莉,就是人如其名,皮肤跟雪一样洁白,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。

 

 

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,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。

 

 

萝莉的外表,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!

 

 

吴宝库舔了舔嘴唇,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,开始消毒,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。

 

 

饶是随意的触碰,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。

 

 

而此时的郭雪,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。

 

 

酒精很凉,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,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,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

 

小雪,放轻松,你的血管太细了,叔都看不到了,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。 吴宝库道。

 

 

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,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,她还真没怀疑。

 

 

按照吴宝库的话,她尝试放松,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。

 

 

她的迎合,让吴宝库胆子越发大了起来,大手就不老实起来。

 

 

看着眼前萝莉任自己摆布,吴宝库心里没来由的升出一股自豪。

 

 

要不是怕引起郭雪的怀疑,他是真的巴不得给那碍事的小猪佩奇小裤直接扯下来,好生研究一下,这萝莉的美妙,到底有何与众不同。

 

 

叔 叔叔,还没好嘛?

 

 

郭雪的声音有点软,吴宝库的手实在太热了,还很粗糙,让她觉得很痒,实在有些受不了。

 

 

闻言,吴宝库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,寻思再不做点正事的话,估计也说不过去。

 

 

找准血管后,他给郭雪打了针疫苗。

 

 

针管刚抽出来,郭雪忙不迭的放下裙子,耷拉着脑袋,小脸通红。

 

 

这模样让吴宝库看的着实心痒,已经开始寻思着要怎么一步步把这萝莉吃到嘴里。

 

 

叔叔,现在可以了吧? 郭雪道。

 

 

按理来说,打完疫苗确实也就没事了。

 

 

可对于送上门的萝莉,吴宝库岂会白白放过?

 

 

只见他又装模作样的思考了片刻,说道: 疫苗是打完了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叔再给你检查一下吧。你以前肯定没少被自己的狗抓伤过,对吧?

 

 

嗯,那 要怎么检查? 郭雪道。

 

 

闻言,吴宝库从桌子里拿出听诊器,以前他都是用这玩意给家禽检查,这还真是头一次用到萝莉身上。

 

 

放心,就跟你到医院体检一样。来,你坐下。

 

 

见吴宝库带着听诊器,还真有那么几分专业的架势,郭雪倒是没有怀疑,乖乖坐在凳子上。

 

 

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拿着听诊器放在郭雪心口,看着很是正常的检查起来。

 

 

看似是在检查,可吴宝库的心思压根就没在这。

 

 

这听诊器越在郭雪胸腔附近一个劲乱动,最后慢慢竟是慢慢朝着上方探了过去。

 

 

到这时候,郭雪甚至还没发现什么异常,依旧以为吴宝库是在给她检查。

 

 

殊不知,正是她的默认,让吴宝库胆子越来越大。

 

 

听诊器放在郭雪的胸口,吴宝库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手碰到了阻碍。

 

 

可惜 有点小了,不过弹性很不错。

 

 

虽说是隔着衣服,可吴宝库还是一下就确定出了郭雪的型号,比不上王瑶瑶和孙妍的,可胜在弹性。

 

 

隔着衣服占了会便宜后,吴宝库始终觉得有点不过瘾。

 

 

这有衣服碍着,总归感觉不到真实的手感。

 

 

他眼睛滴流一转,说道: 小雪,你把衣服掀开,叔进去检查一下。

 

 

说着就要把听诊器塞进郭雪的衣服里。

 

 

见状,郭雪忙不迭的双手护在身前,起身后退两步,一脸的警惕,道: 叔叔,你干嘛?以前我在医院检查的时候,都不需要掀衣服的。

 

 

被郭雪这么一说,吴宝库不由得老脸一红,尴尬的咳咳嗓子,强行解释,道: 咳咳,那是城里的规矩,我在村里一直都是这么检查的。

 

 

她寻思着郭雪岁数也不大,随便糊弄一下就可以了。

 

 

可说到底,郭雪毕竟不是孙妍,没有那么好糊弄,也不说话,可双手还是死死护在身前,显然是不信。

 

 

吴宝库也知道,自己多半是有点着急了。

 

 

这城里长大的丫头就是有点脑子,不想孙妍那么好糊弄。

 

 

想到此处,他忙不迭的说道: 不过叔刚才检查过了,你身体没啥大毛病。今天就这样吧,你先回去,万一身子再不舒服了再跟叔说。

 

 

他话刚说完,郭雪忙不迭的牵着黑背离开。

 

 

直到郭雪离开后,吴宝库这才暗道一声可惜。

 

 

郭雪越是对他有戒备,他就越是想吃到嘴里。

 

 

男人么,享受的永远是征服的过程。

 

 

他也不相信,自己还搞不定一个黄毛丫头。

 

 

打这天开始,他有事没事就往孙大国家里跑,借着喝酒的缘故,各种跟郭雪搭话。

 

 

虽说郭雪对他爱搭不理,可吴宝库依旧乐此不疲。

 

 

这天,吴宝库正在诊所里呆着,心里郁闷的紧。

 

 

自从上次给郭雪打完疫苗之后,就再没机会占过便宜。

 

 

越是吃不到的东西,他就越是惦记。

 

 

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郭雪穿着水手服,在自己面前翘着屁股的模样。

 

 

正在此时,孙大国突然着急忙慌的跟孙妍跑进诊所,身上还背着郭雪。

 

 

老吴!快!快看看我侄女这是咋回事!

 

 

闻言,吴宝库忙的上前。

 

 

只见郭雪小脸苍白,胳膊和腿上起了不少红色小点。

 

 

一看这情形,物包括着实也吓的够呛。

 

 

他寻思自己是个兽医,平时整个跌打损伤啥的还行,摊上这病,他可不敢治。

 

 

可当孙大国说郭雪这是因为狗毛过敏之后,他心里多少有了点把握。

 

 

老吴,这病你能治不?实在不行我就给小雪送到县里医院了。 孙大国道。

 

 

一开始吴宝库还没啥把握,可检查之后,他也确定郭雪这就是正常的毛发过敏。

 

 

他刚接触兽医的时候身上也起过这东西,只要抹点药膏就能解决。

 

 

放心吧,这东西能治。估计是因为那狗身上细菌太多,小雪成天跟它接触,这才过敏得到,不是啥大病。来,你给她放里屋。

 

 

闻言,孙大国点点头,跟着吴宝库到了里屋。

 

 

吴宝库拿了药膏,正说要给郭雪上药,可扭脸一看孙大国和孙妍就眼巴巴在旁边看着,就说道: 你俩上外面等着。

 

 

孙大国虽说不放心自己侄女,可听吴宝库这么说了,也没多想,带着孙妍离开屋子。

 

 

待两人离开之后,吴宝库这才眼神火热的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郭雪。

 

 

小雪阿,身子是不是很痒? 吴宝库道。

 

 

郭雪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,身子不住扭动,显然是过敏的挺厉害。

 

 

只见吴宝库抓了把药膏抹在掌心,而后抓着郭雪的小手就开始在她胳膊上涂抹。

 

 

一开始我倒也挺有分寸,没占啥便宜,老老实实抹完两条胳膊之后,突然说道: 小雪,把上衣褪了,叔给你上药。

 

 

郭雪一听要褪上衣,当时小脸通红,摇摇头,道: 不用了叔叔,我自己来吧。

 

 

这怎么行,这上药可是讲究手法的。你要是不小心抠破了咋整,到时候留疤了多难看,听话,让叔给你抹。

 

 

疤痕这种东西,每个女孩儿都怕的很,郭雪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

 

一听可能会留疤,当时就慌了,加上也确实痒的厉害,郭雪犹豫了一会只得点点头。

 

 

只见郭雪缓缓转过身子,背对着吴宝库缓缓解开上身水手服的口子,上衣缓缓脱落,耷拉在半空看着眼前那光洁白皙的后背,以及盈盈一握的柳腰,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。

 

 

那小腰,扭起来也不知道多带劲。

 

 

快,转过来,让叔看看你情况严重不。 吴宝库猴急的说道。

 

 

虽说是背对着吴宝库,可郭雪还是羞红了脸蛋。

 

 

长这么大,就连他父亲都没看过她的身子,现在却是当着吴宝库的面褪去了上衣,她心里没来由的升出一股耻辱感。

 

 

她越想越觉得臊的慌,脸蛋滚烫不说,身体温度也逐渐上升,突然就觉得后背又痒了起来。

 

 

为了赶快治好自己的过敏症状,郭雪只得缓缓转过身子,双手却死死交叉护在身前,耷拉着脑袋,跟只鹌鹑似的。

 

 

自古大叔爱萝莉。

 

 

吴宝库这岁数,对郭雪这种软到骨子里的嫩萝莉当真是没有任何抵抗力。

 

 

此时郭雪展露出的娇羞状,让吴宝库跟打了鸡血似的,无比兴奋。

 

 

先躺下,叔这就给你抹药。

 

 

闻言,郭雪点点头,乖乖平躺在床上。

 

 

只见吴宝库搓了搓手,眼神辗转流连在郭雪那光滑平坦的小腹上,而后缓缓伸出大手,轻轻贴在那光滑小腹上摩挲起来。

 

 

这手感 可比王瑶瑶跟孙妍的要好多了,吴宝库心里当即做出判断,手指在郭雪肚脐眼附近肆意游走。

 

 

叔这是先给你放松一下,这药膏有点刺激性,省的你待会疼。

 

 

那细腻的肌肤让吴宝库觉得自己手里跟摸了块绸缎似的,只是那皮肤表面的一些红点少许破坏了美感。

 

 

叔叔 你快点,好痒。

 

 

郭雪酥软的声音传来,脸蛋红的几乎滴出血来,小手紧紧攥着床单。

 

 

虽说她还是个小女孩儿,可也知道女孩子的身体不能被男人乱碰,更何况还是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老男人。

 

 

更让她羞耻的就是,她每一处被吴宝库的大手碰过的地方,都觉得很痒,痒到心里的那种,以至于她只能死咬着嘴唇,生怕发出声音来。

 

 

闻言,吴宝库占便宜的时候也没忘了正事,把药膏抹在掌心后就贴在郭雪的肚皮上摩挲起来。

 

 

在药膏的润滑作用下,郭雪本就顺滑的皮肤更是滑溜溜的。

 

 

看着眼前萝莉白皙的娇躯,吴宝库独自那团火越来越热,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瞟向郭雪那白色小衣内的风光。

 

 

虽说规模算不得太大,可那隐隐可见的风景线还是让他想一窥究竟。

 

 

后来吴宝库索性双手齐上,从脖子到肚皮,把郭雪摸了个遍,恨不得给磨秃了皮。

 

 

来,小雪,站起来,叔把后背也给你抹抹。

 

 

吴宝库招呼一声,郭雪犹豫了一会,点点头,站起身,

 

 

只见吴宝库蹲下身子,脑袋刚好到郭雪的肚脐眼位置,他眼神一抬就能看到那堪堪一握的骄傲贴在自己自己脑袋上。

 

 

大手再次贴上去之后,吴宝库加大了力度,甚至还故意在靠近坚挺的位置各种挑逗。

 

 

郭雪这岁数,未经人事,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挑逗,没一会的功夫身体表面就浮现出一层粉红,双腿也下意识并拢,身子不安分的扭动起来。

 

 

见状,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道: 咋样,小雪?舒服不?

 

 

郭雪没意识到吴宝库话中的挑逗意味,红着脸点点头,道: 嗯,舒服。

 

 

原本抹个药,三五分钟就能搞定,可吴宝库愣是摸了近半个小时,直到掌心的药膏都干了之后这才站起身,作势就要去拽郭雪已经脱落的水手裙。

 

 

见状,郭雪吓的小脸煞白,忙的护着身子后退几步。

 

 

这孩子,你躲啥?这上身抹完了,下身不能不管吧?

 

 

吴宝库上前几步,郭雪连连后退,双手死死护在身前,道: 不 不用了叔叔,你把药膏给我,我自己来吧。

 

 

送到嘴边的萝莉,吴宝库会白白放过?

 

 

他寻思今天就算不能给郭雪办了,也要先过把手瘾。

 

 

这孩子,叔刚才不是说了么,怕你手法不行。你看刚叔刚才给你抹完药之后,是不就没那么痒了?

 

 

被吴宝库这么一说,郭雪仔细感受了一下,上身还真没那么痒了,只是大腿上有几个地方,还是痒的很。

 

 

只见郭雪犹豫了好久,这才弱弱的点点头。

 

 

似是早就料到郭雪会答应,吴宝库笑了笑,道: 听话,把裙子撩起来,叔这次动作快点。

 

 

见吴宝库只是让自己撩裙子,郭雪心里倒是松了口气,她之前还以为会让自己脱光光呢。

 

 

吴宝库弄好药膏之后对着郭雪摆摆手,后者红着小脸,双手抓着裙角,缓缓掀了起来。

 

 

一双修长的美腿完整展露在眼前,加上那一条小猪佩奇的小裤,带给吴宝库的视觉冲击无比猛烈。

 

 

蹲下身后,他左右手分别贴上郭雪两条长腿,从小腿一路摸到大腿,尽情享受着萝莉的美腿。

 

 

小雪,你这大腿上可挺严重的。再把裙子掀高点,叔给你多抹点。 吴宝库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

 

闻言,郭雪寻虽说很难为情,可转念一想,吴宝库只是为了给自己抹药,只得照做,又把裙子掀高了一些。

 

 

这么一来,她下身几乎是完全展露在吴宝库眼前。

 

 

尤其那小猪佩奇小裤下那神秘的区域,更是让吴宝库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扣下来塞进去仔细瞅瞅。

 

 

腿再岔开点,大腿还得抹一点。

 

 

吴宝库拍了拍郭雪大腿,那惊人的弹性让他心里暗自称赞,心里却已经开始计划着要怎么一步一步把这小萝莉吃进嘴里。

 

 

兴许是因为腿上几个地方都好受了很多,郭雪对吴宝库也逐渐信任起来,缓缓岔开双腿。

 

 

见状,吴宝库毫不犹豫的单手探进郭雪的大腿,无限接近少女的神秘区域,开始涂抹起药膏来。

 

 

 

 

吴宝库这么一弄,郭雪当时就感觉到一股麻麻的电流涌遍全身,没忍住娇嘤出声。

 

 

她这一道魔音,更是点燃了吴宝库的火,胆子越来越大,直接动手把郭雪的腿又岔开几分,嘴里还嘟囔着说道: 唉,这岁数大了眼神也不行,我得离近点。

 

 

说着就把脑袋凑了过去,正好放在郭雪腿间,脸蛋还有意无意的在她大腿内侧磨蹭几下。

 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iart.com.cn/liangxgushi/622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