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两性故事 >

他扣住我的腰向上顶弄

大嫂拉开了公司办公室的门,那“嗯啊哦”的响声更响了,全部屋子都会萦绕着,我这才发觉是以场长电脑上里传出的,猛然搞清楚,是他在看毛片,内心暗暗腹诽,做为场长,竟然在办公室看这东西,肯定并不是好产品。

大嫂离开了进来,在沙发上的包内翻查起锁匙来,她是弓着腰找的,我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底端,灰黑色的肉丝袜里边仿佛全都不穿,但看的也不是太真实,饶是这般,一件事的冲击性也很大啊,血气不断涌动。

看过一会儿,我这才发觉,猥亵场长竟然蹲下去了身体,正大光明的偷窥呢,我猛然不满意了,干咳一声,“大嫂,把包给我吧,自己找。”

“不需要了,找到。”话刚说完,大嫂站了起來,场长全都见到不到了,当然也只有站立起来,我看到他下半身也撑起来了户外帐篷,眼中的贪欲低头不语,好像要把大嫂吞掉一般,搜子这样子在这儿,我都真一些不安心。

大嫂把锁匙帮我以后,便要我先回去了,尽管我一百个不安心,但,大嫂坚持不懈因为我不太好说些什么,只有在临走时提示道:“大嫂,这场长看你的微笑色色的,你可以要当心啊。”

“嘿嘿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说大嫂竟然开口笑了,高兴得胸口一颤一颤的,我也迷惑不解了,我讲得话有那么搞笑吗?她俯下身子在我耳旁讲到:“放心,大嫂了解。”

她的身上的味儿一些香,讲话间,热流喷在我耳旁,很是舒适,我一些乐滋滋的道别了大嫂,立即回了寝室,一路上都会惦记着大嫂。

回了寝室,也没事干,再再加方可被大嫂那身女仆装一直在我脑海中里波动,我根本没思绪做其他事儿。

想想想,总之大嫂也没有,比不上悄悄的看一下她的私秘物件吧,尽管那么做很不太好,但我还是禁不住心里的好奇心和欲望啊,不清楚大嫂平常都穿哪些的呢?蕾丝?镂空雕花?還是一般?

带著好奇心,在木柜里翻查了一下,不要说,大嫂的贴身衣服都很性感迷人啊,曝露些的有灰黑色镂空雕花蕾丝边这些,就连一般的也是水嫩水嫩的小三角,看的我很是欲望。

确实受不了,便拿了一条最露的躲进了洗手间,想像着大嫂在我胯下承欢,准备自身处理。

大约十分钟后,突然传出了敲门,我原本早已要出来,一惊,又回去了,我密道不尽人意,以前翻查她的贴身衣服,木柜哪些的都没关呢,并且手里这条早已有“犯案直接证据”了,那时候也想不到大嫂那么快回来啊。

已经我不知该该怎么办的情况下,大嫂可能是等急了张口了,“新手,开关门啊。”

“噢噢,我上个洗手间,立刻就行,大嫂你等下啊。”此时因为我只有用这一托词了,另外迅速提到牛仔裤子,梳理好木柜后才去开关门。

大门口的大嫂早已换成了自身的衣服裤子,我一开关门,她不由自主抱怨道:“上一洗手间这么多年,我也要尿尿,你差点儿将我闷死。”

说着,她拉开我跑进了洗手间,看见她跑进洗手间的一瞬间,我脸变成猪肝色,完后,完后,那一条內裤仍在洗手间呢,刚刚我一急,提牛仔裤子的情况下顺手放到桌子了,之后忘掉解决,这下子大嫂毫无疑问时发觉了,她一定会骂死我啊。

在忐忑不安的准备中,大嫂出来,她手上拿着那一条一不小心沾污过的內裤,看上去她早已洗已过,只听她自言自语,“我本来洗去了啊,为什么会在哪?”

听她那么说,我猛然松了一口气,看来是没发觉,还行,还行。

大嫂将那一条內裤晾起來后,一件事讲到:“新手,大嫂帮你分配来到设备维修工岗,见习三个月,工作中工资待遇都还能够,便是要值夜班,但平常也没什么事,很闲的。”

“感谢大嫂。”实际上一件事而言,生产车间干活儿也不在乎,在乡下干农事早干习惯,在哪儿工作一件事而言没有什么差别,要是能和嫂子在一起就行。

“回去吧,大嫂陪你去分配个寝室。”

听见大嫂那么说,我猛然拉下脸来,“大嫂,我要与你分离住吗?”

“那自然啊,我这仅有一间房,一张床,你没法住。”大嫂指了指屋子。

我很想说,我能与你共处一室,但我没敢说出入口,仅仅说,“没事儿的大嫂,我打地铺也行,你让我一个人住害怕。”
“放心,你的寝室可不容易是一个人的。”大嫂淡淡笑道。

话都说到这一份到了,我是万般无奈,只有跟随大嫂来到寝室大厦,这儿的寝室和嫂子那里显著是不一样的,看来应该是职工区了。

嫂子和宿管打过声招乎,宿管查询一番,最终将我分配在了三零三,接着大嫂便离开,让自己上来。

走以前,大嫂嘱咐道:“来到之后和室友好好地交往知道吗,要花钱得话,就找大嫂要。”

“知道。”我不会情不肯的同意了声,这才挎着行李箱踏入楼楼去。

进门处,寝室里早已有三个壮汉了,见我进去马上问了声,然后大家几人互相打过声招乎,一个秃头叫张远,一个糟脸壮汉叫李奉,一个小伙儿叫李焱,他们是弟兄。

了解了一番以后,张远张口了,“我刚才见到王骚货过来了,啧啧啧,那胸口的丰腴,行走都会抖,娘的,如果能和她睡一觉,孔子死也值啊。”

“谁不愿和她睡,但别人是老总的小女友,大家那样的也就只有想一想了。”李奉附合着。

迅速李焱也添加了她们,“对啊,对啊,大家不清楚,有一次她穿的长裙,我还在饭堂看见,恰好木筷没了,我蹲下捡,大家猜,我看到了哪些?”

“哪些?”张远,李奉两个人猛然来啦精神实质。

李焱色情地淡淡笑道,“哈哈哈,王骚货竟然没穿内裤,妈的,孔子那时候确实想把她给办了。”

听有人说的那么动心,看来应该是个绝世美女了,我不由自主询问道:“大家说的到底是谁,让大家那么兴奋。”

“还能到底是谁,骚货王玉兰呗!”张远哈哈哈一笑,用同道中人的目光看我,“新手你安心,等之后弟兄们陪你去看,那骚劲,呵呵呵,如今想一想我还欲望。”

王玉兰?那不是我大嫂吗?我猛然怒了,“我不会容许大家那么说我嫂子。”

听我那么一说,张远几人也愣了,然后开怀大笑,“原来你是她侄子啊,失敬,失敬,你平常有木有和她一起洗过澡,那两坨是否挺大,很松?”

讲话间,猥亵的张远还把双手放到了胸口,李奉和李焱也是大笑不止,我是完全怒了,立即冲过去,冲着张远便是一拳,“王八蛋,让你觉得我嫂子。”

我这一动手能力,三人愣住,然后立即朝我扑了上去,应说一对一,她们大约都并不是我的敌人,终究村庄里我独大,但三对一,我显而易见并不是她们的敌人,没一会儿就挨打趴在地上了。

张远几人也不了手,丢命的打,若不是宿管立即回来,惟恐我还能被砍死,宿管劝阻了她们,接着将我送医院门诊了。

……

“新手你怎么样了?”做了查验回医院病房的情况下,大嫂竟然早已来啦,她马上向前,关注地查验着我的伤情。

见到大嫂,我忍着着痛扯出一抹微笑,“全是皮创伤,没有什么大事儿。”

“还没有什么大事儿,肋巴骨都断掉一根,并且腹部也损伤了,若不是送去的立即,你也就等待下身偏瘫吧!”刚刚讲完,推我进门处的医师就抽脸了。

我难堪地看过大嫂一眼,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在我的身上捶了下,“竟然敢没拿钱。”

“嘶,疼!”她那一下可能是锤在我创口了,猛然疼的我咬牙切齿。

见将我弄疼了,大嫂面色一变,焦虑不安地给我揉着胸脯,“抱歉,抱歉,将你弄疼了,我帮你轻揉。”

不要说,大嫂揉的还挺舒服的,我一脸享有,“大嫂,想不到你按摩方法挺不错的啊,我哥哥竟然能娶到你那样的集容貌与工作能力于一身的媳妇,真的是他前世修得的心服口服,我如果能寻个你那样的就好了。”

“乱说什么,还容貌与工作能力。”大嫂白了我一眼,“放心,你之后一定能寻找比大嫂硬上千倍的。”

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嫂子聊天,大嫂边聊边给我推拿,这时候有一护理人员进来了,“你老婆按得不错啊,你那样的状况就必须多按按,没事儿就要你老婆帮你按吧,修复的能快一些。”




文中节选自一部叫《孤单坠爱》的书,主人公:新手
手机小说,更多精彩!看全篇请前去阅读全文继续阅读,戳正下方鲜红色字就可以抵达!
 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iart.com.cn/liangxgushi/2929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